资讯 > 留学资讯 > 正文

马骊:以PGA课程班为例,浅谈高中阶段中外合作办学实践与研究

2015年07月02日 16:00:47来源:留友网 作者:管理员

  我们都是在这儿办教育,我们有机构,我们有民办的,有公立的,比如我就属于公立的,其实无论办什么样的教育,我们都离不开对于我们学生的培养,这一点其实我刚才十一学校的吴校长讲了。李希贵校长写了两本书《学生第二》,《学生第一》,所有的教育行为离开学生都是空谈了。

  9月3日在北京要举办反法西斯胜利70年。北京市教委发出通知中小学开学9月6日,对于普通学校执行起来是相对比较容易的,对于我们国际部,国际课程班,尤其像我们这种独立校区的,某种意义上的国际学校,实际上是遇到了很多问题。

  有几个词跟大家分享一下,第一个就是冲突。我们学校从08年成立到现在,一直在解决冲突和矛盾,冲突和矛盾恰恰是让我们教育的行为更加有实质意义。只有解决冲突和矛盾,大家回归到人的培养,回归到教育规律上来,双方作出一个让步,那就是合作,才能真的谈上有意义的教育,我们的教育、教学的行为才有效。

  既然这些学生最基本的目标,就是他在现在我们国家发展的情况下,他已经具备了这种条件、能力和视野,在面向全球选大学。最基本的就是他得高中毕业,他能上一个理想的大学,然后我们再谈,我们先谈成人,然后要谈升学。然后再要发展,才能是未来成功,我想这是一个轨迹。我们在这儿谈论这些问题的时候,就不应该脱离这些东西。

  对于学生来说,如何进行课程的改革,满足学生升学的需求和满足学生未来发展的需求,这可能是在我们一线目前一直想思考和解决的。

  解决这个东西,我想我们大家都知道一个谚语,no pain no gain。我们就有很多的match,match怎么理解?我们学生的升学目标,他的考试需求,选拔的途径和标准,也决定着我们的模式,外教、中教、国际课程、中方课程怎么给它捋顺,统筹安排,这些真正能够match学生身上,通过我们这些行为,在他们产生一种很好的效益,我们的教育效益产生了,我想我们的目标也就实现了。这是我根大家一个分享。

  另外我想说,今年我们二附中的学生在美国已经大四毕业了,其实我特别关注,第一拨孩子已经32了。我问了一下32的学生,其中2/3的学生,都被比他原来读的好的大学录取了。假如我们的学生到国外上大学的话,没有竞争力的话,是我们高中办学的责任。

  这里面我想举一个例子,其实我们当年第一拨录取的学生,平均中考分493,大家都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概念?有一个孩子从师大来的,考了497,被UC录取了,今天被霍普金斯录取了,拿到了2万美金的奖学金。四年的GP成绩还是不错的,因为他毕竟升学的时候,我们那时候学生的竞争力还是有一定欠缺的。第二个,他实际上在那儿融入了美国的社会,他参加了美国大学生的鲁调协会。有什么条件办什么事。这位同学他参加了美国的鲁调大赛,唯一一个外国的学生在美国的鲁调大赛上获得铜牌的学生,被美国霍普金斯大学录取了。

  我们教育国际化也好,我们举办中外合作办学也好,我们搞课程改革和融合也好,我想我们的培养体系不能背离我们的目标,我们让我们的学生在未来更具竞争力。没有站在基础教育的基础上,绝对谈不上竞争力的。

  所以最后一个词就是我们思考的变化,change,其实回归到现在来说,有很多东西是目标驱动的,我们现在尤其中国的学生和家长,利益永远是第一位的,我认为这很现实,我们应该抓住这个东西。我们是放弃了国内大学的选择,我们选择国外的大学,可是国外大学的人才选择标准,它选择的方式途径和渠道变化了。变化了怎么办?我们就要有丰富的材料打动美国的招生官。那这些材料不是写出来的,这些材料应该是做出来的。

  怎么做出来的?是我们学生家长和老师在学校的平台下,我想是他们一种个性的展示。这就是我们一直在追求的一个东西。  其实回过头来我们看一看,假如我们高考的选拔改变成这样的话,因为我们很期待17年就变化了。应运而生就是培养体系的变化。这种情况下,我们的学生,我们的家长应该是有功利性,但没有发自内心的自动性吗?08年到现在已经八年的历史了,在我们学校里面,尤其是课外活动这一块,学校搭建的平台以及他自己要干的事情,那种积极和主动性、效果这是我们满意的。

上一页   1 2 3 4  下一页   
【留友网www.liuu.cn-留学大数据专家,覆盖全美7000+所大学数据,10秒读懂美国大学。】
热门问题

更多

学长帮帮忙

更多